娄知县

编辑:探求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8 20:48:33
编辑 锁定
电视剧《武林外传》中的隐藏人物,在电视剧从来没正面出现过,后来在电影中出场,由午马饰演。 明万历年间七侠镇的知县,姓娄,名德华[1]  ,电视剧中未出场,是李大嘴的姑父,广东人(榴莲是他家乡特产)。 从剧中人物的描述中可以知道娄知县应该是一个还算正直的人物,爱好给人家写字,还是个书画发烧友,既喜欢收藏书画也喜欢鉴赏。
中文名
娄德华
其他名称
娄知县
饰    演
午马
登场作品
电影版《武林外传》
性    别
国    籍
明朝
民    族
职    业
县令

娄知县角色设定

编辑
亲人:
断指轩辕(娄知县妻嫂)
扮演者:午马(电影版)
介绍:电视剧《[1]  武林外传》中的隐藏人物,从来没出现过,直到电影版《武林外传》才出现,由香港演员午马饰演。
尚敬执导,宁财神编剧,闫妮姚晨沙溢喻恩泰等主演的电影《武林外传》即将1月26日全国公映,电视剧里“最神秘”角色娄知县也将会在电影里面显露真身,香港老戏骨午马将会“跨海”走马上任,在片中客串饰演娄知县一角。午马表示,“听说喻恩泰饰演的吕秀才英语很棒,这次我会粤语、英语同时上阵,好好跟他PK一下。”
“武林”最神秘角色曝光 “香港知县”午马跨海上任
在电视剧版《武林外传》中,七侠镇县令娄知县堪为“最神秘”的角色,虽然李大嘴、燕小六、邢捕头等不时将其挂在口中,但在整部电视剧里,这位父母官都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而在五年之后电影版《武林外传》再度上马之时,这位“传说中”的娄知县也将显现真身,香港老戏骨午马将会“跨海”走马上任,在片中客串饰演娄知县一角。导演尚敬表示,“娄知县是《武林外传》里面最耳熟能详的角色,粉丝们都想知道他是何方神圣,如今电视剧已经演了八十集,时间也过去了五年,再不让他现真身,就太对不起大家了。”而对邀请午马饰演这个角色,尚敬则称,“我跟午马老师之前仅有一面之缘,但是我一直都想跟他合作。”得知被邀客串《武林外传》之后,午马也专程赶赴拍摄基地,并在一个晚上完成了自己的戏份。
“娄知县”不懂普通话 午马大秀搞笑英语PK喻恩泰
“方言”可谓电视剧版《武林外传》的一大特色,在电影版《武林外传》里,这一元素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据尚敬透露,这位“娄知县”也跟午马本人一样,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广东人”,“他只会说一句普通话,所以其他时候都会以粤语跟人交流,有时还会夹杂着英语。”早先《武林外传》曝光片花,午马在片中初一露脸,就拍响惊堂木,大喊一声:“夹死do it!”不但笑点顿时升级,更显角色之穿越。在此次曝光的拍摄花絮里,尚敬也与午马不时交流表演心得,最终拍摄出的效果更是让人笑破肚皮。虽然只是客串了一天,但是午马的表现可谓非常抢镜,他也透露称,“喻恩泰饰演的吕秀才以英语著称,其实我们广东人的英语也不差,所以这次想向他挑战一下,然后大家评评孰高孰低。”
“娄知县”终于出现了,大家一定期待了好久吧!而扮演者竟然是我们的马大叔,相信各位都很奇怪吧!这部获得张艺谋导演力挺的电影版《武林外传》会是什么样的呢?而其中又会出现什么犀利、雷人的语言呢?一直不露面的“娄知县”到底是糊涂还是聪明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娄知县书法作品

编辑
“金鸡报晓”(白展堂:“这是鸡还是杂啊!”)
“民之勇者,商家典范”(佟湘玉:“这怎么敢当啊!”)
“下不为例”(湘玉:“额滴银子!!-!”)
“娄知县”在电视剧版中一直很神秘 “娄知县”在电视剧版中一直很神秘

娄知县网友点评

编辑

娄知县综述

娄知县在武林外传中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是个未出场人物。
但是娄知县对七侠镇的影响确无处不在,事实上从某个侧面反应了虽然老百姓多数时候并不会与衙门发生什么关系,但实际上衙门的影响与控制是无处不在的。让我们来看看娄知县都干了些什么:
娄知县在电影版中现身 娄知县在电影版中现身

娄知县初登场

1.衙门的威力第一次体现在第三集,白展堂和李大嘴因为赌博而挨板子。虽然表面上出面带人的是邢育森,但实际上有权力扔筹子打人的肯定是娄知县了。在此处的衙门或者说是娄知县明显是一个执法挺严厉的县长角色,赌博行为在武林外传剧中一直是不被允许的,此时娄知县和衙门就是反对赌博行为的最高权威机构了(主要是国家立法了),虽然佟湘玉、吕轻侯等人也都反对赌博,但是作用明显没有娄知县明显。可以看出国家政府机构的威力。
娄知县惩罚赌博行为是英明的,但是不耽误娄知县办出其他的糊涂事,第八集佟湘玉如何沦落到七侠镇的介绍时,李大嘴还是七侠镇的捕快,但是李大嘴是怎么当上七侠镇的捕快的呢?呵呵,这个问题,因为娄知县是李大嘴的姑父么!一镇知县,民之父母,把一个仅仅在高级饭店洗菜的内侄安排到了镇公安部门担当负责人,明显是后门行为么,这个知县的形象大打折扣。
(我认为这个人评价的,有些偏颇,有些刻意带有有色的眼镜,评论一个人,所以我括号里的是另一个观点,没有太多的意思。李大嘴当捕头,本来捕头在古代就不是多么吃香的职业!如果不是李大嘴闯祸,混饭吃本来就很合适,古代没有那么严格的管理制度和法律等标准。
治安大多数都是族长自家父母给个交代或村长乡绅读书人在民众面前公审。除了比较大,性质极为严重复杂的案件,否则一般根本会走到衙门手上!古代,对礼法重视也是因此,定夺不以律法为准,仁德忠孝在前,大义在前,而是以道德礼轨在前。捕头其实很少处理案件,更多的是为体现官府其威严不可侵犯性而设立的。
为避免如秦朝法家执政出现的残酷暴政,你要知道,现代社会法律是建立在高度发达的交通与通信手段为前提!所以,武林外传本身就不是为贴合历史而书的。所以也不应较真!)

娄知县糊涂

2.第十一回,娄知县评选本季度最佳商户。本来因为佟湘玉一直遵纪守法,纳税积极,已经决定把本季度最佳商户的荣誉给同福客栈了,但是因为赛貂蝉被人要挟补交了七百多两税款(七百多两不是小数目也不是短时间拖欠的)。
不说本该查出偷税漏税的娄知县对于怡红楼偷税漏税一概不知,这个娄知县居然还不追究怡红楼以前偷税漏税的事情,还把这个本季度最佳商户的荣誉给了怡红楼,而且还另外赏了五十两!很大方的慷国家税收之慨。结果月月按时纳税的佟湘玉却什么也没得到。套用郭德纲的一句话“你说这上哪去说理去吧!”
娄知县在这个问题的表现上非常糊涂!
另外,老邢每个月不但有基本工资,而且还有餐补!而且这个餐补不是朝廷的发的薪水,因为餐补的发放和七侠镇的税收相挂钩的了。明显这是一个腐败的兆头,或者说是苗头,或者是腐败案的一角,联系到当下了......大家都知道就行了。
(虽然看起来娄知县很糊涂,但我想问问你,换成你是娄知县,能知道【赛貂蝉和佟湘玉的争斗】和【盗圣偷账本,佟湘玉只让赛貂蝉补税收】这两点,非常的超现实,评论娄知县糊涂,但我感觉这位兄台是【事后诸葛】上帝视角评论娄知县。
甚至你可以换个角度,700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这笔税收一个知县肯定不愿意拖欠,赛貂蝉玩个心眼在事后补上,也是人之常情。而且这里提到老邢的餐补两个月没有补!古代税收属于人头税,是以人口总数,店铺总数平均必须给国家固定指标的税收!
所以可想而知,政府方面肯定不愿意让自己的餐补与手下几个月没有餐补。赛貂蝉如此做法在娄知县看,应该是情有可原也说不定。毕竟人家刚开店,人家这笔帐他们都没算出问题。显然如果想偷税何必补?)
娄知县大多数时间在说粤语 娄知县大多数时间在说粤语

娄知县另有深意

3.鸡王争霸大赛,娄知县很是支持,还提了一幅字“金鸡报晓,一鸣惊人”,并且我们从老邢的嘴里得知“只要把这些鸡都处理掉,爱咋整咋整!”我们可以从中看出想办个什么“恶心”(佟湘玉语)的大赛,有领导的支持很重要。也许老白所说的“这是鸡还是杂啊?”另有深意也说不定哦!
(我不知道,兄台知道繁体字的【鸡和杂】到底怎么写,我冷不丁一看,真不太认识……)

娄知县听报告

4.邢育森的“防盗八法”没有直接推广害人,这之中有娄知县的谨慎所起的作用,但是我还是要说但是,这个娄知县糊涂蛋好像根本就没看这个防盗八法,搞试点的办法不错,可是娄知县明显还是听报告的,如果老邢要真实随便打上去一个报告,说防盗八法好用(最后如果不是佟湘玉极力反对估计这个报告就打上去了)。这个害人政策估计就推广了。
(即使真推广了,也没什么大事,因为如佟湘玉乱罚款,最终娄知县取消了佟湘玉的权利,既不是涉及人命,而且佟湘玉最倒霉的是,自己强者当试点,燕小六一直盯着甚至半是强逼执行导致的。)
一句“Just do it”顿时令影片穿越 一句“Just do it”顿时令影片穿越

娄知县收钱

5.第十五回,翠微山塌方导致七侠镇的排水设施不灵,全镇臭的就剩下一个字“臭!”因为衙门没有钱,所以疏通不了。估计衙门的税收都给他手下的衙役和捕快发餐补了吧!不过他自己拿的肯定是大头。要知道白展堂、郭芙蓉等人的工资每个月二钱,衙役每个月的工资是一两。赛貂蝉的七百多两税款不知道都弄到哪里去了。n天之后,娄知县终于把衙役和捕快着急起来开动员会了(让人想起了一个叫常开会的人)。不知道动员了之后,这帮人怎么疏通下水道。哈哈!
雷老五从地下蹿出来后,因为什么也不说,被燕小六收拾的鼻青脸肿,娄知县也没升堂审一下。估计是因为雷老五身上太臭了,把娄知县熏跑了。
佟湘玉为了把白展堂的盗圣玉牌拿回来派李大嘴出马带着礼物去拜访娄知县,顺便到公堂匾额后面把盗圣玉牌拿回来,结果李大嘴拿着礼物是在娄知县的家里见到他姑父娄知县的(一般送礼都是到家里送的么,送到衙门也不好往家里拿呀!),李大嘴把上的一杯绿茶从绿色和到没色才见到的娄知县,因为怕李大嘴拿礼物求他办事,立马转身要走,听说东西是佟湘玉送的,挺高兴的收下了,还给提了一幅字“下不为例”。。。。。。此处可以看出,娄知县对穷亲戚的态度是不怎么好的,不知道许久以前他为啥把李大嘴安排成捕头,多半也是为了自己用起来顺手,方便!后来发现换了老邢用着也还行,于是李大嘴在娄知县看起来就没啥用了,成了他一生最大的败笔(燕小六语)!反正佟湘玉的礼物娄知县是很高兴的收下了,还写了一幅字,明确告诉你佟湘玉,我县长大人根本不领情!
吕轻侯奉佟湘玉之命,拿着假画去找娄知县鉴定,娄知县用一杯茶把画弄花了。其实在用茶泼画的时候已经知道画是假的了。就是为了给吕秀才证明一下,或者是为了让吕秀才下不了台,才把画弄花的。喜剧就是喜剧,吕轻候看起来并不痛苦,但是试想一下一个官宦世家出身的秀才拿了一幅画去找一个人鉴定(显宝),结果却被人给弄花了。这事情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感觉也挺沉重的哦......
佟湘玉亲自出马,三十两银子换成了一文一文的散钱,去补交税款,这个娄知县来者不拒,只要有钱就要。而且收钱有道。用了个除法轻松的把这三十两银子收入囊中。
(虽然这说的也有些的道理,但税收虽然归知县,但具体数额问题,其实是师爷的事情,真正账目县令只会过目看是否有错漏某家某月的税收,而不是细细的计算。
至于娄知县收礼物,回了一张下不为例,显然应该是理解成了佟湘玉犯了点事,而佟湘玉一向遵纪守法,显然不会主动犯什么案子,所以这也没什么领情与否,下不为例的意思应该是,这次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下不为例。
还有吕轻侯,显宝也好如何也好,显然会说是佟湘玉买的,而不是他自己。而且到底是不是买的也不好说,找懂的人验证一下, 很奇怪?兄台的思维回路,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一定要把娄知县想的非常非常复杂。但最基本的就是,秀才肯定会说是佟掌柜的画。女流之辈没眼界,难道不正常?)

娄知县处理下级

6.发现太平山的信王墓被盗兵部刘侍郎下到基层查案,带来了八十多个锦衣卫,把七侠镇的衙门的房梁踩塌了。人家刘侍郎拍拍屁股回去报功去了,娄知县派了个捕头去要钱。说来这老邢也挺勇敢的,就去了。之后因为邢捕头途中经过闹饥荒的地方,结果老邢是加入丐帮要饭回来的。娄知县得知此事,就把邢捕头了,进而老邢后来调到外地。其中虽然表面上看着没有娄知县什么事,其实事实上分析一下,就知道这些都是娄知县安排的了。估计是娄知县看老邢不顺眼了,把老邢派到了要钱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上,结果老邢真实不走运,居然还遇上了饥荒,加入了丐帮,其实就算不加入丐帮,回来因为完不成任务,估计老邢捕头的职位也保不住了。然后发现老邢虽然被降职了也不愿意走,就又处心积虑的找了地方,把老邢搞到外地去了,反正眼不见心不烦了。
(不过,如果不想见老邢,老邢加入丐帮完全可以让老邢离开公职,其次,防盗八法时就可以让老邢降职,至于让老邢要钱,看起来多此一举,但看老邢,没事找事,可见多此一举也是人之常情。如此之贬职不开除甚至帮老邢调走,显然不是对老邢有成见。
至于不愿意走,废话啊,捕快在怎么的也是民警性质也有福利(武林外传设定)捕头性质是所长,队长性质的职务,警察虽然不是多么高贵的职业。但各方面也不算差了,老邢一把年纪,改行干什么?)

娄知县送礼

7.娄知县从广东老家带回了一些榴莲,专门赏赐给了七侠镇的纳税大户们,也算是对大家纳税的奖赏吧!要知道从广东到关中(陕西)路途可是不远的,一路舟车,在那个交通并不发达的年代这个榴莲一路下来价钱估计不只翻几十倍了。想娄知县回家这一趟,妻儿老小、奴仆侍从、车马衙役。排场估计不小的。赶几千里还有闲心背若干榴莲,这个娄知县对治下的纳税大户很是关心并且这个礼送的可不算小啊。
(娄知县送榴莲,肯定是因为便宜有特色,而且每家每户都有,至于车马仆役,他只是一个知县,请别弄错了,古代有句话叫【前生不善,今生知县】武林外传本来就不是严谨的古装戏,一个知县,不会有多么大的声势相反甚至会特意多带土特产来当地贩卖赚一些外快。明朝官员我没记错,是历朝历代工资最低的朝代,他们的下人都是靠什么养活的?)

娄知县月饼

8.中秋佳节,钱掌柜花了不少钱费了相当的周折(其中还包括他娘子的几顿毒打)给娄知县定做的月饼“绝世清官”,被这个娄知县直接送给了同福客栈当作中秋礼物。而且这样的礼物是每个商户都有的(老邢语)......显而易见,中秋节每个商户都会给娄知县送礼的,然后娄知县再借花献佛把这些礼物分别送给各商户,能把刻着“绝世清官”字样的月饼当礼物送出去的知县,想必不是什么大清官了......

娄知县藏官印

9.听闻盗圣重现江湖到处偷官印,娄知县想出来了个好办法,把官印放到燕小六那里去了。这样就不会有“当官的把印丢了”的屈辱了。而且还能找个背黑锅的,就算朝廷上怪罪下来,由燕小六来背黑锅,娄知县也就没有大事了。娄知县真是相当滑头!

娄知县权力抗衡

10.白展堂搞到免罪金牌,咆哮公堂,对娄知县冷嘲热讽乃至破口大骂!估计是娄知县受到的最大的屈辱了,当然白展堂也挨了二十板子算是受到了教训,但是免罪金牌威力生效之后,白展堂得罪娄知县的事情显然娄知县就也不再追究了。如果这么看,郭巨侠的权力也不小,因为他有权力签发免罪金牌,但是签发免罪金牌明显是有条件的,条件较高。显然,如果说权力运用自由度来说,娄知县还是比郭巨侠大的。

娄知县只管收税款

11.岳松涛莫小贝灯市街论剑,赌盘盘口开到几十万两,这么大的赌博行为,娄知县也没管,与因为几根地瓜干打了白展堂的一顿板子形成鲜明对比。可见这个知县只管自己找上来的事情,如果没人找上门,报案或者上边派来人(信王墓那次),这个知县基本上可以什么都不管,只管收税款就行了。
(六大派之间杀人放火,等等一系列事情,国家也都没管,何止是娄知县?从皇帝到下面不都差不多吗?澳门有大赌场,可同样会搜查私下的赌馆。实际上,除了大赌场,澳门对赌博抓捕的反而更严谨!)

娄知县办案最讲证据

12.辛普森为了讹诈强娶祝无双一集,用礼单报官后燕小六说过娄知县办案最讲证据的。随后辛普森被别人告发,并收押,最后想必会由娄知县来处理。另外钱夫人涉嫌拐带莫小贝事情败露,估计也会由娄知县来升堂判案处理钱夫人了。
(祝无双,那次的事情,本身就没有证据,本身就有欺诈嫌疑,而后改契约,娄知县未必真的毫无察觉,显然也会装傻。至于钱夫人没有说最终的处理程度,因为无论轻还是重,影响的不仅仅是钱夫人和娄知县,佟湘玉等人的形象也会容易惹人不快!)
总结:娄知县是个不那么清明、能力一般的、办了两个小案子的可爱糊涂滑头官。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电视剧形象 电视剧 影视作品 其他 人物